發新話題
打印

那一年,他冰封了提琴-by jamjam

那一年,他冰封了提琴-by jamjam

星期六 八月 09, 2008 9:54 pm 發表於:蕭敬騰國際論壇.蕭幫 舊站

那一年,他冰封了提琴 【jamjam 發表於蕭敬騰國際論壇•蕭幫 http://www.jam-hsiao.com/



Dear 敬騰:


好久沒和你聊聊了,今天想起小時候學樂器的往事,又想起你學音樂的過程,也想起一位拉小提琴的朋友。有興趣聽一個小提琴手的故事嗎?

這位朋友不像你會那麼多種樂器,他只會拉小提琴。從五歲起,父母就給他找了最好的老師學琴,母親不但陪他上課為他做筆記,連每天在家的練習時間都全程監督,不時提醒他老師叮嚀的練琴要點。沒有幾年,朋友就被視為天才音樂兒童,考進首屈一指的樂團,得獎無數,拉的樂曲也越來越艱深。

朋友上大學之後,認真拉小提琴的心態起了奇妙的變化,一向安分守己的大男孩突然有了抗拒的心理。他看著同年齡的同學花大把時間打球、玩耍、打牌,而自己十五年來卻得日復一日地每天花數小時練琴,甚至為了保護手指不敢參與大部分的體育活動。他從小到大為拉小提琴付出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往往為了演出及樂團的團練而婉拒許多活動的邀約。 「為什麼?」他如大夢初醒般地問自己,「為什麼我不能享受年輕人該有的幸福?」

大二那年,有一天他將小提琴鎖入琴盒之後,就再沒有將琴盒打開過。
朋友失去了拉琴的熱情,他厭倦紀律、厭倦練琴、厭倦犧牲。他毫無忌憚地打籃球、打橄欖球,弄傷手指也不在乎,他再不要小心翼翼地保護手指了!別人開派對他必到,打牌找他準沒錯。就這樣,他過著一般年輕人的生活、盡情參與各類活動,小提琴拋諸腦後、任其蒙塵。

母親因他放棄音樂而暗自拭淚,但也無法影響他的決定。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大人又如何干涉?朋友就這樣自由自在地過了一年,麻吉多到爆、社交忙翻天,好久都沒想過自己會拉琴這件事了。可是慢慢地,心裡總有個小小聲音召喚著他,空山松子落,失眠的夜裡他彷彿聽見琴音悠揚...

沒有特別的因緣,就在一個靜靜的午夜,他循著心裡的聲音走向提琴,輕輕擦去琴盒上的灰塵,拿出小提琴來緩緩拉奏。樂音似久別的愛人,顫抖的紅顏泣訴相思。幾個小時過去,久未拉琴的手指磨出紅腫水泡,他仍不願放下提琴,即使在幽靜獨處的夜裡,倔強的他也不讓淚水滴下。

朋友回憶那個重新拉琴的夜晚,他充滿男性魅力的臉龐交織著溫柔。

「冰封提琴那一年,你找到了年輕人該有的幸福嗎?」我問。

「找到了!而且感覺很好!」

「真的?」我不解:「那麼你為什麼還要再回頭重拾音樂呢?」

朋友笑了笑說:「放棄拉小提琴的那一年,我找回了年輕人該有的幸福;但是重拾小提琴的那一個夜晚,我找到了一生的快樂。」


又過了十多年,這位朋友現在是專業的小提琴家,外行的我只能說他拉的小提琴曲美得令我沉醉。
喔,敬騰,忘了跟你說,朋友也跟你一樣有一隻白灰色的貓咪,每次他拉琴時,貓咪就蜷伏在一旁用尾巴打著拍子呢!


愛你的,
jamjam


.
引用:
【轉貼】二站回文網址連結http://web.guestbook.com.tw/viewtopic.php?t=25082&mforum=star
[ 本帖最後由 zoe1010 於 2008-11-5 11:45 編輯 ]

TOP

Maybe we gotta move some articles here...
This is a test, but Huston, we got a problem...
We have to find a way to seperate the quotations.
要搬文的話,不同引言要怎麼分隔啊?舊壇功能好像不相容吔
引用:
原帖由 jamjam 發表

潛媽,

你才把這篇文轉回來, 隨即被徐老爹轉出去了~ :wink:

談到敬騰的眼淚, 不妨再次提一下心理上 "雌雄同體" (或稱 "陰陽同體") 的觀念.  心理學家珊卓班姆 (Sandra Bem)的研究發現, 成就最高, 最伶俐的人, 往往具備較平衡的 "男女特質" (傳統上界定的男女心理/行為特質). 例如敬騰的唱腔時剛時柔, 造型可帥可美, 個性霸氣又惹人愛憐...

在男女特質間來去自如者, 他們的選擇和敏感度, 都比一般人更為寬廣; 他們的 "動人因子" 也高於一般人的庫存.

天秤座的最後一次演唱, 敬騰在眾人面前哭泣落淚的那一刻, 抵觸了 "男子漢" 不能在旁人面前哭泣或顯現脆弱的刻板形象, 卻是敬騰真誠面向本心的表徵, 所以牽動人心. 可以說, 在那一刻, 他面向的不是自己傳統上的性別角色, 而是他內心的真實感受和聲音. 那份真誠令在場者深深共鳴. 敬騰和觀眾, 都跳脫了傳統的性別角色及其行為適切性的制約, 在心靈的某個部位, 獲得自由.

正如潛媽所言 "以更寬廣的角度面對生物、歷史、社會建構中所形塑的價值差異應該可以讓個人在面對感情、家庭、甚至追尋自我時,因著跳脫所謂的「理所當然」,而擁有更多選擇的自由。". "男性" 與 "女性" 要能同時從性別的刻板印象中解放, 第一步就是要"正視"自我及他人都有這份選擇的自由 .

有趣的是, 起先我們的討論侷限於男女追尋第二春之不平等現象, 為何老女人在追求第二春時, 通常比老男人居於不利的情勢, 以及生物及社會文化對此不平等現象的影響強度等等....但來自高等生物聚集之冥王星球的徐老爹在第一篇文中卻提出 "睿見" (注意, 我是說 "睿見", 不是 "睿靚"), 他舉出前述討論所忽視的一點, 那就是, 所謂的 "選擇" 也包括 "不選"!  他似在反問, 為何適婚年齡者就一定要選擇婚姻路? 如果維持單身很快樂, 誰曰不可?

所謂單身者或沒有第二春的無奈, 有時是來自周遭關懷者的解讀, 而非局中人的實際情況. 套句一位拒絕再婚的失婚女人之名言 (這位目前單身的女士常要拒絕許多老男人, 中年男人和小男人的追求), "擔心我的人不知我現在多快樂!!" 她不無奈. 真正有些無奈的是, 旁人往往要在知道她有許多追求者的事實之後, 才願相信她的 "不選" 是她的 "選擇". 以客觀條件界定主觀選擇的可信度, 到底是個盲點或是科學推論? (學著徐老爹, 向深海求教吧~~ :? )



滴兒醬醬,
山重水覆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所以即使轉來轉去又何妨;正如SK所言:歧路花香並非迷途,有時反而提供了更豐富的元素

你說:「在男女特質間來去自如者,他們的選擇和敏感度都比一般人更為寬廣。」一語中的!「性卅別」的社會建構,與其說是終點 (final destination),不如說是一個開始 (let’s start from here) 的座標。艾森卓 (Young-Eisendrath) 在<性別與欲望>一書中,結合了容格的雌雄同體理論、後現代詮釋與建論、以及類似佛教理念中「緣起相依」以及「在時間與本質的的侷限中擴展統整」等概念,指出人們如果迷信文化指派給兩性的社會角色 (例如男陽剛,女陰柔),保持一種僵化的性別自我,就可能面臨人格發展的斷裂,而成為無意識中的投射、嫉妒或理想化盲點;唯有打破羈絆,才能獲得自由,既不貶彽自己,也不推諉他人。

然而,人無法自外於社會中;若只要求個人改變,而迴避批判當前社會中種種結構的巨靈,「周遭關懷者的解讀」,事實上仍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顧全大局以和為貴」的沈默,是不是最終也會成為共犯結構之一?缺乏多元化的討論及「事情也許並非表面看來如此簡單」的自省,我們及下一代會不會仍將生活在魯鎮,嘲笑著孔乙己;”好心”地一再提點祥林嫂,建議她去捐一條門檻;或身不由己地搶購需“趁熱吃的人血饅頭”以治沈疴…?在各種終極價值的矛盾間,我其實也沒有清楚的答案。

這,其實也是現代人「選擇」的困境之一。而論壇眾閃文共榮共存的外放與自抑,玫瑰與尖刺,批判與自省,美善與偏執…或許可以對你所說的,「以客觀條件界定主觀選擇的可信度」,提供不同的心靈雞湯? (雖然各人體質與口味不同,有些胡椒可能下得重了點…但這就是人生,不是嗎?)

我想論壇中的冥王星居民絕對不僅徐老爹一人,正如九大行星(現在要說八大嗎?我不是說電視台)各有其絢爛壯麗,相互撞擊的思考火花,正是敬騰歌與人之多元特質所引發的磁場可貴之處 (哈哈,yj960784,這樣寫比較「政治正確」喔 ) ;即使冰封提琴,無言歌的旋律仍在永恆的某處迴盪不輟
(呼∼:wink: )






引用:
原帖由 jamjam 發表

千古傳誦之 "陋室銘" 中有一句 "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素琴" 一說是 "無特別裝飾之古琴", 一說是 "無弦琴".
若是 "真古琴", 如何 "無絲竹之亂耳"?
若是 "無弦琴", 又如何 "調之"?
這其中的 "弦外之音", 或許是 "冰封提琴,無言歌的旋律仍在永恆的某處迴盪不輟" 的真諦. 此樂非彼樂.

"九大行星各有其絢爛壯麗,相互撞擊的思考火花,正是敬騰歌與人之多元特質所引發的磁場可貴之處!!"
潛媽又發智慧語, 多元特質何其精妙可貴!

曾經有一位給我上音樂課時, 很少講音樂的老師.
他有時談談哲學, 有時罵罵政客, 有時介紹一本武俠小說給我看, 有時翻出一本水墨畫冊給我解釋. 他....不是該教我音樂嗎?
實際上, 我往往要到回了家才發現, 五花八門的事聽了一堆, 上週練的曲子還沒進展呢! 但心裡踏實的緊, 因為廝混於一門有思考撞擊的課程, 勝於我又精進了幾小節的技巧.

就是這樣隨心所欲的多元, 處處機鋒, 他總給學生類似敬騰的影響. 練樂器是我自己的責任, 引發百花磁場才是他的本事!


潛媽又說道 "人無法自外於社會中;若只要求個人改變,而迴避批判當前社會中種種結構的巨靈,「周遭關懷者的解讀」,事實上仍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很多社會議題上, 人們確需對周遭的氛圍或定見, 進行理解或挑戰或質疑, 以避免無可選擇地成為 "巨靈" 淫威下的犧牲者或共犯.

然而也有另一些時候, 我總想學學 "四十熟男", 他在觀察到工讀生小弟阿傑的坦然自在之後, 和自己達成的第一點共識是,
"從此不再跟人解釋雨後晴空裡的彩虹有多麼美麗."

那是一種覺悟, 也是一種勇氣.
[ 本帖最後由 Monalisa 於 2011-12-7 12:48 編輯 ]

TOP

Dear JamJam,

我的弟弟 也曾經拉過小提琴
在那個不甚寬裕的年代裡 熱愛音樂的母親苦心栽培 從五歲一路拉到了大學
但是當他打算主修音樂時 終於被母親勸阻
"讓你們學習樂器 只是要讓你們懂得欣賞音樂" 母親這麼說
幾番掙扎後 弟弟拿著音樂系的獎學金讀了電機系 擔任大學校內及市交樂團的第一小提琴手
同時也繼續向俄國大師習琴 直到研究所畢業

離家工作後 他白天寫著程式 晚上與新城市裡結交的樂友組成四重奏 每個月定期公演
當地的報紙曾用一整個版面 介紹這位科技新貴兼音樂人
照片裡 弟弟腋下挾著小提琴 站立在科技大樓的入口 笑容裡滿是自信
剪報寄回台灣 母親把它護貝珍藏 我想 母親定為她多年的栽培成果 感到滿意且欣慰吧

幾年過去了 弟弟漸漸不再拉琴 一向討厭戶外的他 開始熱衷登山 路程中他把天光山景拍下來 寄給我們
接下來幾年 他開始玩相機 越來越投入
今年 弟弟辭去了電機工程師的工作 成了專業攝影師
母親本來很憂心 但見弟弟拿下好幾個世界級的專業獎項 工作預約也已排到了明年 便也不再阻止

我好幾年沒聽過弟弟拉琴了
他珍愛的百年老琴 自從拿出來娛樂過我當時不滿一歲的女兒後
便一直躺在琴盒裡 從此靜寂

但是 當我看著他拍出的攝影作品 在那光與影凍結的瞬間 我隱約
看見了 帕格尼尼六度雙弦快速迸出的燦爛
還有 母親最愛的 柴可夫斯基的
悠揚

[ 本帖最後由 Monalisa 於 2008-8-23 21:09 編輯 ]

TOP

為什麼醬醬的文筆這麼好呢?
你一定看好多書
醬醬的文章總能夠觸動我的內心深處....

TOP

引用:
原帖由 Monalisa 於 2008-8-23 08:17 發表
我的弟弟 也曾經拉過小提琴
在那個不甚寬裕的年代裡 熱愛音樂的母親苦心栽培 從五歲一路拉到了大學
但是當他打算主修音樂時 終於被母親勸阻
"讓你們學習樂器 只是要讓你們懂得欣賞音樂" 母親這麼說
幾番掙扎 ...
Mona, 好喜歡妳分享的故事 (一定是加了洋葱…),看來府上全家都具有藝術天份呵~
抱一個,歡迎回來  :81:

TOP

哇 拉拉 謝謝你體貼的整理
我正在發愁 這個討論串經過"各自表述" 一路引發不同的話題
有許多值得深思 這樣就方便我好好再三回味了!

Thanks~ You are so sweet~

< HUGs! >



[ 本帖最後由 Monalisa 於 2008-8-23 22:20 編輯 ]

TOP

拉拉真是猴塞雷!
佩服佩服

TOP

拉拉

我甘拜下風



太厲害了

TOP

發新話題